位置:首页 > 电力水务 >

一首荒漠变绿洲的生态壮歌

作者:就医网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7 09

一首荒漠变绿洲的生态壮歌

    八步沙,地处腾格里沙漠南缘,古浪县东北端。昔日的八步沙狂风肆虐、黄沙漫天,危及交通、侵蚀田园,沙进人退、生态失衡。

    上世纪80年代初,为了护卫家园,六位年过半百的当地村民,毅然立下治沙的誓言,投身愚公移山的壮举。37年来,八步沙“六老汉”和他们的后代薪火相传、矢志不渝、顽强拼搏,在昔日风沙弥漫的腾格里沙漠边缘,铸就了一道坚实的生态屏障。12月上旬,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全媒体采访团来到八步沙,倾听朴实的八步沙治沙人的治沙事。

    一

    37年前,古浪县6位年龄加起来有360岁的老人,不享儿孙绕膝之福,卷起铺盖住在地处腾格里沙漠前沿的八步沙,在那里风餐露宿,治沙造林。

    这6位老人都是合作化时期的村党支部书记或生产队长,他们是漪泉村的贺发林、石满,台子村的郭朝明、张润源,和乐村的程海,土门村的罗元奎。

    昔日风沙肆虐的八步沙被形容为“沙骑墙,驴上房”。1981年,这6位老人站出来向沙丘挑战。在县有关部门的支持下,他们联户承包治理4.8万亩流沙。在一望无际的沙丘上,他们“安营扎寨”,挖一条壕沟铺上被褥算住房,放3块砖支一口锅,一天三顿饭就此解决。在沙漠上生活,没有固定的作息,累了,抽几口旱烟解乏;冷了,生一堆火暖身。他们披星戴月,坚持数年,“一棵树,一把草,压沙防风”,在沙丘上连片栽上花棒、榆树和沙枣。郭朝明在63岁那年病倒了,当他含泪被驴车拉着离开这片渐渐泛绿的沙丘时,他31岁的儿子郭万刚抱着一捆树苗又顶了上来。

    流沙固定了,可是6位老人却没有离开八步沙。他们在沙窝上盖起了一院土房,挖了一块菜地,长期住下来管护这片顽强生存的绿阴。10年时间,6个人,驯服了曾经每年以7.5米速度向南推移的八步沙,4万多亩沙丘披上了绿装,周围7800亩土地和4个村镇得以保护。

    时光如梭,记忆犹存。石满老汉是六老汉中的老三,也是曾经的全国治沙劳动模范。如今,他的坟距自家的祖坟很远,但却离八步沙的树很近。张润源说:“石满去世的时候说了,他要把八步沙的林子看见。我们就专门找了这个墓地,他就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在后来的日子里,治沙六老汉中的郭朝明、罗元奎老汉也相继离世,第一代治沙人六老汉4个走了,两个老了干不动了,但7.5万亩的八步沙才治理了一半,眼看着八步沙一天天绿了,六老汉舍不得也放不下这片林子。

    张润源说:“这就是个苦力活,这就是得有耐心、有苦心、有坚持心。”

    耐心、苦心、坚持心,正是因为有这么一股劲,执拗的六老汉把治理八步沙的重任传给了自己的后人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郭老汉的儿子郭万刚、贺老汉的儿子贺忠祥、石老汉的儿子石银山、罗老汉的儿子罗兴全、程老汉的儿子程生学、张老汉的女婿王志鹏,接过了治沙“接力棒”,他们六家人相互约定,再苦再难也要守住这片来之不易的绿色,于是,他们成了八步沙第二代治沙人。

    郭万刚今年已经67岁,平时沉默寡言,见到采访团的记者更是躲得远远的,当大家围拢过来聊起治沙时,他却打开了话匣子。“20多年前,这个集体就差点散伙。”